世界風景線之六:澳洲

去看尖石林

從西澳洲的大城市柏斯往北,驅車四小時到南堡國家公園(Nambung National Park)去。到這個公園來,所有遊客的目的都是遊覽公園內,被稱為「皮納克魯斯」(The Pinnacles)的熱帶沙漠石林。原來遠古時代這兒是海邊一塊含貝質的巨大石灰岩層,由於長年在含二氧化碳的流水侵蝕及經風化後,岩層的石縫逐漸擴闊,最後變成無數奇形怪狀的石柱群。高度由一米至十米不等的石柱群,彷如一組藝術品,有的像古塔,有的像仙人掌,有的像蘑菇,有的像樹林、竹叢……成千上萬的石柱群綿延整個黄澄澄的沙漠,充滿原始的神秘感,遊客均嘆為觀止。

我們去的那天,罕有地碰上大雷雨,天色陰暗以外還不停閃電。從北半球老遠的來到這裡,沒理由不冒雨一遊的,團友們紛紛撐了雨傘,冒着濕身的危險,跑到雨中取景拍照。

我從旅遊書或網上看到的尖石林,是一支支插在黃土上,奇形怪狀的石柱,但如今透過雨幕遠眺,尖石林卻躲在茫茫煙雨裡,鮮黃炙熱的沙漠變得灰暗,算是難得一見的景象。再拉近鏡,讓大家細看這些怪石。

遊南堡國家公園另一個節目是「滑沙」。沙漠常會被逛風吹成沙丘或沙谷,玩「滑沙」是驅車去到沙丘頂,用滑板墊着坐,用手撥沙向下,墜勢形成,便着滑梯一樣急促衝下去……,到處是沙,即使翻倒了也不會受傷,最多是一頭一臉沙!

波浪岩

東向距柏斯三十餘公里,人口不足500的海頓(Hyden)附近有一塊被稱為波浪岩(Wave Rock)的天然巨石。此石高15米,長達110米,其勢彷如一個突然湧至的巨浪,不知何故卻被冷卻凝固了。

為甚麼這塊巨石會形成如此詭異的形態?

地質學家告訴我們,原來這塊大石已有27億年的歷史,無數世紀以來,它不斷受到雨水的沖刷和侵蝕,因而出現了很多深淺的坑紋,而這些坑紋正好呈現出不同的凹凸間色,看起來似排山倒海而來的巨浪,扣人心弦。

波浪岩原來只是塊不被人注意的怪石,直到1963年,攝影師Jay Hodges拍了波浪岩的特寫,參加在美國紐約舉行的國際攝影大賽奪魁,並得《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 Magazine﹚推許,波浪岩一舉成名,成為世界上着名的景點。每年親自來感受:人在「巨浪」底及攀上浪頂樂趣的,着實不少。

波浪岩側有一處不太陡峭的小斜坡,遊客可小心沿斜坡爬上岩頂。啊,那又是另一番景象:附近的小丘,遠處的樹叢、原野,遼闊的大地,都一覽無遺。可惜的是這兒雨水不足,樹們不似想像中的綠,看到的黃灰色泥土要比綠樹更多。

遊客見到波浪岩,除了驚訝大自然之趣怪,人人搶先拍照留念,這兒的兩張照片是從不同的方向拍攝的,大家可慢慢欣賞。

狗頭石

西澳洲是人口稀少的省份,超過一百萬人的城市就只有省會柏斯,柏斯南面的地方總稱「大南方」,而大南方中,人口最多,商業最繁盛的,要數印度洋岸邊的度假勝地,聚居了三萬人的奧巴尼﹙Albany﹚。

奧巴尼是個美麗的域市,景點甚多,最有趣的,是位於市中心大街路邊的狗頭石﹙Dog Rock﹚。這塊狗頭石一直流傳着神話式的故事,說是若干年到某家人養了頭忠心的大狗,一次在主人遇難時,大狗為救主人而犧牲,後來牠的頭便化成巨石云云。十九世紀奧巴尼初建市時,這狗頭石經已受居民重視,不僅專為它開闢馬路,方便遊人參觀,更在狗的頸項繪上狗鍊,使狗頭石更為神似。如今在狗頭石附近已定名為「狗頭區」,有購物中心、餐廳和酒店,成為繁榮的商業區了。

奧巴尼的天然石橋

奧巴尼最着名的景點是位於最南端印度洋岬角上的天然石橋。這個岬角的海風極強,經常達風速100里以上。強風巨浪長年拍打岩岸,在岸邊形成不少巨石峽和一度石橋。這度天然石橋非常巨大,照如今的比例看,一個成人站在橋上的話,頂多半個照片右下角的日期數字那麼大。這兒的風非常大,遊人得要牽着手或握着欄杆之類,否則一個不小心,人也被吹走。

1978年曾有一個遊客走到石橋上拍照,不幸被強風吹走,掉到橋下大海的漩渦裡,幸好一隊捕鯨船經過,打撈了幾小時才把他救起,真是幸運!自此,石橋前築了鐵網,禁止遊客攀爬,只可遠遠拍照了。

空中走廊



在大南方小鎮丹麥﹙Denmark﹚附近的巨樹谷﹙Valley Of The Giants﹚,長滿了參天巨樹。這種叫加利﹙Karri﹚的巨樹,據說有好幾千年樹齡,大都長到40-60米高,旅客站在樹下,完全看不到樹頂。當地旅遊局在1996年便設計了這條400米長的空中走廊,讓遊人能在樹頂間漫步,近距離接觸這種千年古樹,深入地了解「古樹帝國」內的生態。

遊完空中走廊,遊人更可走進谷內,親自領略那些粗壯的樹幹。

加利的樹幹很粗壯,長年累月受大自然的磨蝕,不少樹幹底部被侵蝕了形成樹洞,我大字型的站在那兒,也觸摸不到樹洞的兩端。

記不起在那兒聽過,說是有些巨型樹幹洞可以行車,這洞雖不至此,但一點也不弱。

高空上的樹屋

走在「古樹帝國」的巨樹叢中,忽然見到大樹與大樹間竟有高空䢖的樹屋。導遊說這種高空樹屋是那年代的瞭望臺,部落年代的族人往往在大樹頂䢖瞭望臺,派人放哨,以防敵人來襲。

䢖有瞭望臺的大樹樹幹,低層多用鐵枝每隔一距離插進樹幹作樓梯,一步步攀登而上,團友們多試爬幾級。

廣告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