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現代文學館

前言:

2004年我寫過一組給初學「中國現代文學」者讀的〈中國現代文學館〉圖文專輯,不知何故沒有好好保存,遍尋不獲。今日整理舊檔,忽地卻彈了出來,可惜只剩文字,原來的圖片全失蹤了,幸好除了失去的圖片外,我另外藏了一些,如今重新整理,配合原來的文字,讓大家閑暇時消遣一下。

甚麼是「現代文學」

1919年的5月4日,北京學生發起連串示威的愛國行動,引起全世界的注意,歷史學家稱這次運動為「五四運動」。五四運動對中國文學影響很大,以前中國人寫文章時,慣用「之乎者也」等助語詞,稱為文言文;到五四運動後,文學界受到胡適在1917年發表的《文學改良芻議》影響,寫文章改為白話文,「之乎者也」變成「的麼了嗎」,達到「我手寫我口」的目的,即是:口所說的話(用「普通話」說的),完全可用簡單的白話文寫出來。

白話文發展到現在,已有近百年歷史,其中1949年新中國成立,文學史家便用這年作分水嶺,把1919-49年的文學稱為「現代文學」,49年以後直到現在的稱為「當代文學」。

北京的中國現代文學館

1981年,作家巴金先生在香港《文滙報》及中國《人民日報》上撰文,發起籌建「中國現代文學館」,得到國家及各方面熱烈響應,立即開始籌備。到1985年3月,位於北京萬壽寺西路的中國現代文學館成立,由巴金親自主持開館典禮。1996籌建新館於北四環附近的文學館路,到2000年,如今大家見到的新館正式投入服務。

中國現代文學館的工作,是收集、整理、展覽和研究中國現代及當代文學家的作品,它的藏品包括書籍、手稿、書信、日記、照片、錄音、錄像、文物……,到2002年底,共計50餘萬件。

巴金的話


文學館大門前擺放了一塊重達50000公斤的巨石,長8米,高2.5米,我靠近去,有「泰山壓頂」的感覺,很有氣勢。這塊從山東萊州運來的櫻花石,前後都刻上了巴金的話。

前面寫了:

我們有一個多麼豐富的文學寶庫,那就是多少作家留下來的傑作,它們支持我們,鼓勵我們,使自己變得更善良,更純潔,對別人更有用。

背面寫的是:

我們的新文學是表現我國人民心靈的豐富礦藏,是塑造青年靈魂的工廠,是培養革命戰士的學校。我們的新文學是散播火種的文學,我們從它得到温暖,也把火種傳給別人。

文學館的館徽


圖中這塊大石有甚麼特別?請你注意中間的那個小洞,像甚麼?

告訴你:那是個「逗號」!這個天然的逗號,就是現代文學館館徽的標誌。

中國古代的文學作品中,是沒有標點符號的,現代的作品則要用標點去表達句子的停頓、完結、感歎、設問等語氣,而逗號則表達了未完結,且有連續延伸的意義,正好顯示由現代文學延伸到當代文學,用來作現代文學館的館徽,最恰當不過了!

巴金的手印門把


文學館的手印門把最具特色。為了紀念文學館的發起人巴金,設計者派雕塑家到巴金杭州的家裏,為他拓下手印,製成文學館的門把。無論你從哪一扇門進入文學館,都會和這位超過百歲(今年巴老剛好100歲,我寫這段文章時仍健在)的文學大師接掌交流,希望你的思維也跟大師交流,吸收他的靈氣。

20世紀的文學大師

中國現代文學館的重頭戲之一,是「20世紀文學大師」的常設館。這裏陳列了魯迅、郭沫若、茅盾、巴金、老舍、曹禺和冰心七位我國現代重要作家的展區。

此中,我最欣賞的是魯迅和老舍的展區。

魯迅的展區,是把他在北京宮門口西三條胡同舊居的書房,按同一大小複製而成的,透過這張照片,大家還可以看到坐在房內的魯迅蠟像。

老舍的小說和戲劇都寫得很好,他展區的牆上是100幅不同人物的劇照,都是老舍作品中寫得出色的人物。

巨型青花瓷瓶



文學館的大堂裏擺了一對3.5米高,各重1000多公斤,由著名瓷器重鎮景德鎮燒製的青花瓷瓶,其獨特之處是這對瓷瓶上有5000餘名中國作家的親筆簽名。你看,它高到上二樓呢!

彩色玻璃鑲嵌文學作品


文學館大堂兩側各有一扇14×3.6米的玻璃牆,設計師仿效教堂用彩色玻璃鑲嵌窗戶的方法,在這兩扇巨型玻璃牆上鑲嵌了6位文學大師的作品,他們是魯迅的《祝福》(小說)、郭沫若的《女神》(詩)、茅盾的《白楊禮讚》(散文)、巴金的《家》(小說)、老舍的《茶館》(劇本)和曹禺的《原野》(劇本)。

魯迅的頭像


現代文學館的園林中,立了13尊真人大小的作家雕像,無論是銅的、鐵的,還是石的,大都是全身像,只有立在大門附近,魯迅的是「頭像」和沈從文的浮雕。這尊頭像有兩米高,文學館現任館長舒乙(老舍的兒子)說:

……只有一張臉,而且半邊臉上什麼也沒有,沒有眉,沒有眼,平平的,另一半臉上有一道眉一只眼,鼻子下面是一把鬍子,再也沒有了,但整體看,活脫一個魯迅先生,絕了。

魯迅先生的這尊頭像,是旅居法國的熊秉明先生雕鑄的,熊先生是學哲學的藝術家,也是位書法家。他將中國、法國、哲學、書法、雕刻揉合一起,鑄成了這件不朽的藝術作品。

沈從文


湘西作家沈從文(1902-1988)是湖南鳳凰人,16歲加入軍隊,隨著部隊在沅水流域各縣生活。後來離開軍隊到北京去,受五四運動餘波影響開始寫作,並當文學雜誌編輯,也曾在各著名學府教小說創作。建國後改為研究文物及美術等文化史,有不少專業著作傳世。

沈從文在三、四十年代是著名的多產作家,曾出版70多本小說、散文,最著名的是小說《邊城》(1936‧開明),在香港曾拍成電影《翠翠》,寫的是少女翠翠成長的故事。

冰心


著名現代女作家冰心(1900-1999),原名謝婉瑩,是福建閩侯人,她生長於一個海軍軍官家庭,自幼受到良好的教育,畢業於燕京大學。冰心在「五四運動」大洪流的影響下,開始探索人生的道路,寫了不少有關社會、婦女及家庭問題的小說,並加入由茅盾發起的「文學研究會」。1923年冰心赴美國留學,1926年於威爾斯利女子大學得碩士學位,回國後,任教於燕京、清華等大學。

冰心的作品很多,尤以在美國留學期間,把旅途中見聞,以書信形式寫成散文,其後結集成的《寄小讀者》(1932‧北新書局)最著名。她也寫新詩,詩集以《春水》(1923‧新潮社)和《繁星》(1930‧商務)最受歡迎,短詩《紙船》,更多次被選為中、小學生的課文,是青少年的必讀詩歌。冰心的文章描寫細膩,感情真摯,尤其寫她和母親間感情的篇章,最為感人,是現代文學史中第一批最成功的作家之一。

朱自清

猜猜這位面向荷花池,用背對着你的作家是誰?朱自清是也。


朱自清(1898-1948)是現代著名的詩人和散文家,幼年時曾接受私塾教育。1916年考入北京大學哲學系,畢業後曾當中學教師多年。他勤學用功,學問高深,1925年到清華大學任教,後來更當上西南聯合大學的中文系主任。可惜天妒英才,1948年因病去世。

1919年朱自清還在北京大學讀書時即開始寫詩,1922年已出版詩集《雪朝》,後來轉向專心於學術研究,寫了《新詩雜話》、《經典常談》等二十多本書,有《朱自清全集》傳世。朱自清的散文寫得很好,他的《背影》、《荷塘月色》和《槳聲燈影裏的秦淮河》等篇,是中國現代散文史上重要的名篇。

巴金

原名李芾甘的四川成都人巴金(1904-2005),是現代著名的小說家。他生於大地主的家庭,自小已對舊有的封建制度極度不滿,加上受「五四運動」的影響,培養了他的新思想。1927年巴金旅居巴黎,受當地文學思潮影響,創作了處女長篇小說《滅亡》(1929‧開明)躋身文壇。

巴金的作品甚多,而以長篇小說《愛情三部曲》和《激流三部曲》最重要,前者包括《霧》(1931‧新中國)、《雨》(1932‧良友)、《電》(1933‧良友)三本書;後者則是《家》(1933‧開明)、《春》(1938‧開明)、《秋》(1940‧開明)三冊,尤以《家》成就最大,此書暴露一個大地主家庭的黑暗,很受知識分子歡迎,是當時的暢銷書,曾多次被拍成電影,影響深遠。

文化大革命後,已達80高齡的巴金,仍努力創作,以《隨想錄》受各方重視。

老舍


老舍(1899-1966)原名舒慶春,滿族人,是現代著名的作家,他的作品以小說和戲劇為主。他寫過幾十本書,最重要的是長篇小說《駱駝祥子》和《四世同堂》,劇本則以《茶館》為代表作。

老舍1924年曾到英國,任倫敦大學東方學院中文講師,1946年到美國講學;他的作品曾翻譯成多種外文,是舉世知名的作家。

茅盾

茅盾(1896-1981)是現代著名小說家沈雁冰的筆名,他是新文學運動最早成立的文學團體「文學研究會」的發起人之一,積極提倡現實主義文學,認為文學作品是反映人生的。他當過大學教授,也做過很久文學雜誌的編輯,但他更熱愛創作,寫下了不少長篇巨著,代表作《子夜》,以現實主義手法,反映及分析三十年代社會上各階層的矛盾,是現代文學的不朽名著。

曹禺

曹禺(1910-1996)原名萬家寶,湖北人,自幼即愛好文學與戲劇,上中學時已參加業餘劇團的演出。1933年,當曹禺快大學畢業時,發表了他的處女作多幕劇《雷雨》,這齣暴露當時大家庭悲劇的佳作,轟動整個文壇,曹禺一舉成名,獲獎無數。後來他還寫了《日出》和《原野》,都是我國戲劇史上重要的著作。


我坐到三位大作家銅像中間。我右邊的是穿長衫而和藹慈祥的長者葉聖陶(1894-1988),左面穿西裝的是寫過《駱駝祥子》和《四世同堂》的滿族作家老舍(1899-1966),站在後面的,是寫《雷雨》和《日出》的著名劇作家曹禺(1910-1996)。

葉聖陶


艾青


丁玲


蕭軍的書房


端木蕻良的書房

《東海畫報》

東海畫報封面
第18期目錄

《東海畫報》是慕容羽軍署名李影主編的一份半月刊,因為它以「畫報」掛名,以為是一本通俗讀物,沒引起我的注意,直到近年讀慕容羽軍的回憶錄《為文學作證──親歷的香港文學史》(香港普文社,2005)才留意到它的存在;後來讀盧文敏的短篇小說,發現有不少也是發表在《東海畫報》的,才開始想到找來讀讀,可惜,舊報刊不是你想讀就能找到的,等待了不短時日,終於找到了這本出版於一九七O年一月上半月的第十八期。按此日期推算,如果它沒經過脫期,則,《東海畫報》是創刊於一九六九年四月的,手邊無書,不知慕容羽軍曾否在《為文學作證──親歷的香港文學史》中提過?

出版《東海畫報》的,是位於禮頓道的「前衛出版有限公司」,這間出版社與慕容關係密切,印象中他夫婦倆有些單行本也是由它出版的,慕容的重要小說,超過十萬字的長篇《情潮》(香港前衛出版社,1971)即是。

《東海畫報》的版權頁有一列長長的編輯名單:主編李影、婦女編輯雲碧琳、藝術編輯陳潞、生活編輯盧文敏;此中李影、雲碧琳、盧文敏是師徒組合,而陳潞則是當年香港報刊界的藝術雜文專家,有一定的號召力。從編輯組合大致可知這份八開四十二頁,定價一元的半月刊畫報底內容,主要是放眼世界,以地方色彩、藝術生活、婦女家庭為主的消閑讀物。

慕容羽軍小說

翻開《東海畫報》,我特別留意到它每期重點的短篇小說,本期發表的是慕容羽軍的〈平安夜〉。這是篇差不多佔兩頁的五千字短篇,寫湯美和靄美佈置平安夜晚會的場所,準備在會中宣佈訂婚,豈料卻給他們的好友安娜借了湯美認作腹中塊肉的父親,又給茱迪借作結婚對象來安慰患癌的姑母……,故事雖然怪誕至匪夷所思,可幸最後一切冰釋,仍是喜劇收場。小說不見出色,難得的是居然肯花近半編幅作題目插畫,而且是親手繪畫,而不是隨意剪貼的,還落了插畫家的名字「方三」。哎喲,方三即是蔡浩泉、蔡頭,難怪插圖人物的風格那麼熟悉。老蔡年輕時與慕容夫婦往來甚密,我以為只是五月出版社時期,卻原來《東海畫報》時期還是合作無間的。至此,我開始留意《東海畫報》各欄目的版頭設計:半月時潮、科學新知、現代生活、東海西潮、女子公園、歌樂新聲、藝術廣場……,完全都是「蔡頭格」,留意蔡浩泉作品的朋友們,切勿忘了《東海畫報》!

 
  
蔡浩泉的版頭

因為蔡浩泉的關係,亦舒也有為《東海畫報》執筆。此中有一欄《亦舒龍門陣》,本期佔兩千字版位,以〈姜大衛.姜大衛〉盛讚《保鏢》中姜大衛演得出色。不知《亦舒龍門陣》這欄是否期期都有?亦舒是否曾在《東海畫報》發表過小說?

亦舒文

此外,幾位編者中,雲碧琳的《歲暮篇》以〈從節日看青春〉、〈假日裏的樂與惱〉及〈可憐的六十年代〉三個小題抒發了己見;陳潞配圖寫〈冬之園林──菊花的天下〉;盧文敏則介紹了香港〈多樣化的娛樂〉,可惜我只見到一期《東海畫報》不能再多了解一些!

雲碧琳文
盧文敏文
白領手記

──2017年8月

太平山頂

遊覽太平山頂,是訪港旅客必到的景點,從中環花園道乘纜車登山是最有情調的途徑。纜車從密茂的樹隙中徐徐穿過,路旁的房子在若隱若現的神秘中,很快就把人帶到山頂纜車的終點站,前身是老襯亭的凌霄閣商場。

商場的頂層高達海拔428公尺,在此能俯瞰整個維多利亞港兩岸的景色。凌霄閣除了售賣各式紀念品外,還設有各種飲食場所供遊人選用。

如果你不喜歡逛商場,還可以走到戶外對面光顧山頂餐廳。

此山頂餐廳歷史悠久,據說䢖於1901年,當時此處是一個轎伕站,以便當時的居民由山頂纜車站出來轉乘轎子回家,至1947年,已甚少人使用轎子,故改作露天茶座,後演變成如今的餐廳,不過,仍保持不少舊日的格調。我本來藏有一張1950年代初期拍的照片,可惜遍尋不獲,只好暫此記住,他日找到補上。





在老一輩香港人來說,太平山「老襯亭」是個重要的口頭禪,最常用的是「從老襯亭望落嚟……,」言下之意是從「老襯亭」看下去,不僅能看清整個香港,還可以看通整個香港社會的人生百態。如此重要的標誌被改䢖成凌霄閣商場,當局在山頂側小路上補䢖了另一座亭補償,記不起是沿用「老襯亭」的名字,還是「獅子亭」,遊人同樣可以在此鳥瞰山下的景色。

亭側擺放了一輛舊日常用的交通工具――人力車,最初可以讓遊人小乘一會,體驗被拉的感覺,後來則僅作觀賞拍照之用。

通往亭子的小路斜坡上擺滿了本地風景或人物的油畫,外國遊客很喜歡,常購作紀念品。






如果你不是外地遊客,上太平山頂最好的活動是散步,沿著盧吉道和夏力道走一圈,全程只三幾公里,像我這樣的老人家,腳程慢,挺多一小時左右。沿著小徑漫步,不僅可以欣賞山下維港及九龍的風光,另一邊是薄扶林水塘,綠樹成蔭,更覺清爽。沿路還有休憇處可供休息。如果運氣好,你還可能看到保護斜坡的工程:先用膠網封好斜坡,然後用坭貼上撒滿草種子,待小草長得穩固了,才拆去膠網。如果不是親眼見到,不知道保育斜坡絕不簡單。

我終於找到那張拍攝於1950年代初期的老照片了,我們取景的位置正是山頂餐廳前門的停車場,可惜拍照時着重了人物而忽視了周遭的環境,否則,大家便可以比對一下六十多年前後景象的變遷。

維多利亞公園





維多利亞公園有六個相連的足球場,如果靜坐,可以容納數萬人;如果用來作展覽場地,全港島都沒有那麼寬敞的平地,加上附近交通便利,故此,維園一直是香港舉辦大型節日活動的地方。

每年冬春之間的十二月至一月,維園最熱鬧,工展會所佔時間最長,差不多整個月,跟著是全港最大的年宵市場和花市攤位均設於此,包括濕貨和乾貨,過百個攤位,熱鬧異常,生意也相當好,有些小本商家傳說每年僅做年宵那星期,已賺夠全年的消費呢!

新年以後不久的三月,又會舉行花卉展覽;浴佛節大集會。然後是六四燭光晚會,七一大遊行的起點,以及香港電台節目《城市論壇》,都在此舉行。



2007年是香港回歸十周年紀念,解放軍跳傘隊來港表演,也用維園中央草坪作降落點,觀眾圍坐草坪外圍,降傘隊則從天而降,落在圈中目的地,相當準確。










維園全年最精彩的節目是中秋盛會,到處張燈結綵,很有節日氣氛。2003年那次特別出色,居然有乘人的熱氣球。熱氣球我在澳洲玩過,升空時吊著可容納二十人的大籃,升至高空後,由控制員操控飄浮,然後到特定的地點降落。

在維園這樣鬧市中的公園,要玩自由飄浮的熱氣球是匪夷所思,當然不可能!他們的玩法是籃底用粗繩索牽引著,升到某個高度就停在那兒,雖然不能任意飄,但能從高處欣賞維園中秋的燈飾,也該滿足了!

香港搜影之四

林村的許願樹

如果你去過大埔林村,你一定會見到站在村口的這棵許願樹。

其實那裏的許願樹共有兩棵,另外一棵比較小一點的,種在村內的天后廟旁。據說村口大的那棵樹,是要來求學業及家宅平安的;而天后廟旁小的那棵,則是求姻緣及添丁的。但因為村口那棵大榕樹長得粗壯,樹冠甚大,較受歡迎,許願「寳牒」掛得滿滿的。

對大樹許願,就能願望成真,當然不可信,只能視作一種娛樂,一種慰藉。現在假日遊新界,到林村許願已成必然的節目了。

到林村來許願本來只是當地村人的習俗,但自1998年某電視劇集把「許願樹拋寶牒」的習俗廣傳開去後,吸引了很多香港居民和外地遊客到林村來觀光許願,人流甚多,至2005年的農曆年初四,大樹不勝負荷,終於倒塌死亡。

現時在林村牌匾外面的許願樹已是第三代的大樹了。

我們這組許願樹的照片是2002年拍攝的,是未倒塌前的具歷史價值的「老許願樹」,多提供一張照片,讓大家從另一角度觀賞許願樹。

赤柱移動古蹟

座落於香港島中環北岸的美利樓(Murray House)建於1844年,是19世紀維多利亞柱廊式建築物,當年屬於美利兵房的一部份,主要用作駐港英軍的軍營。

到香港淪陷的日治時期,曾被用作日本皇軍憲兵總部,並設有囚犯室及用作刑場,不少英魂寃死於此。

第二次世界大戰後,美利樓曾經被多個香港政府部門作為辦公室。及1990年代,因應香港中環的改建工程,美利樓需要被拆卸,香港政府為保留其歷史價值,便將這座建築物完整地分拆成3,000多件建築物料,搬遷到赤柱海邊復原,如今成為當地著名的景點。

如今旺角朗豪坊一帶,以前有一間舊式的建築當舖,這幢老䢖築米黃色的外牆髹上了四個鮮紅的「同昌大押」大字。

在重建上海街的項目時,政府將同昌大押附近街道的多條騎樓底石柱擺放到赤柱美利樓旁作裝飾,後來再加建了圍欄及玻璃上蓋,與重䢖的美利樓互相映照,組成當地「被移動」的景點。

維多利亞公園

維多利亞公園(Victoria Park)是香港最著名的公園,位於銅鑼灣與天后之間,佔地約19公頃,於1957年10月啟用,以英國維多利亞女王命名。公園附近是銅鑼灣避風塘及香港中央圖書館,都是值得一去的地方。

維多利亞公園正門有一個維多利亞女王銅像,是為紀念英國女皇於1897年登基60周年而鑄造的,放置於正門一個7呎高的基座上,很有氣勢。

大坑火龍

大坑是維多利亞公園對面的小社區,盛傳十九世紀時曾發生瘟疫,居民於1880年中秋期間舞火龍繞村而行,並燃放爆竹驅邪,結果順利驅除瘟疫,自此,中秋節在大坑舞火龍的習俗便流傳下來。

如今每年中秋節都會舞火龍三晚,從大坑舞進維園,是當地的中秋盛會。據說大坑民眾舞動的這條火龍長達67公尺,用超過7萬枝香構成,單龍頭就有48公斤重,要由三百多人輪流舞動。這個節目已成了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並籌備䢖立火龍文化館呢。

香港搜影之三

博物館日

國際博物館協會(ICOM)為要各界更深入地認識博物館的功能,由1978年起,把每年的5月18日,定為國際博物館日。希望各地的博物館都在這天舉辦一些有關活動,與公眾交流。

為響應這個號召,香港康樂及文化事務署在2003年的5月16至18日,一連三天,在香港文化中心外的廣場,以《情迷博物館》為題,展開相關活動。

康文署轄下的博物館及有關機構,聯同一些公共博物館,如東華三院文物館、香港賽馬博物館、香港醫學博物館……甚至澳門博物館等,二十多個團體,全力推行是次活動。

《情迷博物館》舉辦期間,各機構均撑起色彩鮮艷的帳蓬,参與者絡繹不絕,極受歡迎。

銅鑼灣天橋

銅鑼灣是香港島最繁榮的地區,乘電車到銅鑼灣總站,在聖保祿女書院前,它會轉一個圈從原路折返。這個大圓圈附近好像有永不完成的工程:掘路、鋪路、䢖天橋、䢖電梯……多年來未停過,行人多掩鼻疾步趕路,沒有人肯慢下來欣賞沿路的風景。

此中有一條色彩漂亮的天橋,你可能日日會走過,但你有沒有注意那條超過五十年歷史的天橋竟記載着超過百年的盛會?

留心點看:每級樓梯原來都記載了四年一度,奧運會舉行的城市,從1896年的雅典到2008年的北京。

有多少人匆忙走過時會注意到它?

蟠龍匯瑞

俗稱金龍吐珠,是香港灣仔一座金龍雕像,它位於香港島灣仔摩利臣山道和堅拿道交界,2003年12月19號由時任財政司司長唐英年揭幕。

此雕像構思源自2000年的千禧龍年,創作者的原意是以牠散發出祥龍瑞氣,象徵大家龍馬精神。雕像高3.88米,表面鋪了六萬塊金箔,外側以噴水池圍繞,由「蟠龍匯瑞基金」負責維修保養工作,當年耗資達三百萬元。

這條金龍䢖於平地上,我經常會駕車從天橋上經過,塞車之時往下望,牠昂首吐珠姿勢吸引。「金龍吐珠」就金龍吐珠,易記,有形象,有氣勢,比文縐縐的「蟠龍匯瑞」好得多!

灣仔書節

2005年3月12,13日,有團體舉辦「灣仔書節」,在銅鑼灣崇光百貨公司一帶的馬路上舉行。封了鄰近的幾條街,在路旁撐起帳幕,由港、台各大書店及出版社搬書來展出,並以廉價售給市民,推廣「街頭閱讀」。

「灣仔書節」的流動書坊在書展期間行人不少,但,那是專程來作街頭閱讀的人,還是原來逛街的行人呢?天曉得!

在銅鑼灣鬧市舉行「灣仔書節」,是吃力不討好,「人撞人」的節目。何以一定要「街頭閱讀」?「公園閱讀」又如何?維多利亞公園近在咫尺,六個足球場打通舉行一次書展,公園書節肯定有意義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