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是鑽石山人

鄭明仁在他《明報》的專欄《人間世》的〈鑽石山昔日文人風景〉中提到:錢穆、易君左及很多其他文化人,都曾在一九五O年代住過鑽石山。其實我也是鑽石山人,和他們同年代住在那兒,只是他們當年是日夜為生活擔憂的落難文化人,而我則只是個少不更事的小毛頭。

我家一九四九年抵港,先短暫住過長洲,後來遷往鑽石山,一家近十口,住在前鋪後居的狹少空間,捱窮過苦日。

出入鑽石山的汽車不多,對外的交通多靠巴士,巴士站就在入山的斜路口,如果向九龍城方向的下個站就是另一處居住得更稠密的寮屋區大磡村,向牛池灣方向走,下個站就是「飛機庫」,是修理飛機的地方,有時候我們經過這裡去清水灣游泳,常會遇到封路,讓有問題的飛機經過,駛入庫內修理。

穿過兩旁商店密麻、繁榮的鑽石山主路後,路分了义,一邊去山腳,另一邊去大觀片場。我們居住的地方就在分义路附近,當年我大約七八歲,本來已是適齡入學,無奈家無隔宿之糧,餐飯餐粥,哪有錢交學費?更無可能困在三幾百呎的屋內?一趁大人們不留意,就竄出去了。

鑽石山是個小地方,身無分文的小毛頭有甚麼可玩?

在附近的幾條小巷活動時,我們一群街坊小嘍囉可以玩兵捉賊、彈波子、拍公仔紙……,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其中有個大哥哥要出外升中學了,他長久以來贏得的公仔紙有好幾大盒,說要分給我們這批小兄弟。他叫我們幾個等在他家前一百幾十呎的小平地上,自己則走到屋內二樓的騎樓,把公仔紙一把一把的撒下來:「搶呀,搶呀,搶得多,好世界……。」

走得遠一些,我們會沿着斜路走到盡頭去爬鑽石山。當時鑽石山正在開發,每日十二點正爆石,工作人員先手執紅旗擋着上山的路,另有一人手提銅鑼,在山腳慢步,一面走,一面敲鑼大叫:「爆石啦,爆石啦!」

忽地隆然巨響,山上大石四濺,沙石從小路及樹隙流水般滾下……,小毛頭個個拍爛手掌大叫好嘢。然後,工人們紛紛上前搬走碎石再去加工鑿細。我們見無戲可看,便繼續上山去捉金絲貓。

如果從開义路的另一邊走,會去到大觀片場,片埸前有一塊大空地,很多時都有來自大江南北的藝人賣武,甚麼心口碎大石,耍一輪拳腳功夫,然後賣跌打藥的最常見。難得的是某次居然有人會表演「五鬼運財」,把十萬八千里外的事物運到大家眼前,交一毫入場費可到帳篷內看人頭蛇身的小女孩……,可惜我無錢,看不到。

片場內有個亭臺樓閣式樣的華清池,是拍片取景的熱門地點,間中我們也會躲到那裡看明星。大部分時間我們是穿過片場,走到後山的山澗游水。這程路不短,遇到極熱的日子,沒鞋穿的赤腳在碎石路上炙得難受,便走到大樹下,把腳板伸到樹幹上使勁地擦,擦到麻木了,再踩到滾燙的石塊上就不會再痛。

那幾年我到山澗游水,從未穿鞋、木屐或拖鞋,我生平第一對穿的拖鞋,是我的賣身妹仔明姨去工廠打工,第一個月出糧給我買的,就是在那條山澗給沖走了的。

在那段苦痛的日子中,我們從沒有吃飽過一餐,天天期待星期日的來臨,因為附近有間教堂,肯去聽道理的街坊,人人分得奶油椰絲包一個,那就是我童年唯一的美食。

一九五四年我突然有機會搬到旺角入學讀書,去考入學試的途中,在鑽石山大街上,被一輛橫衝直撞的單車撞傷了,後腦血流如注,盛滿一湯碗,花了兩包煙仔的煙絲才止得住,六十多年後的今天還有個明顯的疤,幸好有它才把鑽石山的頑童歲月封着,至今未忘!

(2017/10/30)


鄭明仁〈鑽石山昔日文人風景〉,刊《明報》二O一七年十月十六日。
廣告

向河居雜寫之五

金文圖書有限公司






公元二千年前後,盧文敏在台灣辦金文圖書有限公司,從香港一些流行作家手中買了一些小說的版權在台灣出版,此中包括他師父慕容羽軍,雲碧琳、林蔭、馬雲、沈西城……等人的作品。林蔭未走前曾告訴過我他買了兩三部的版權,但好像沒全部出版,其他作家的情況不知如何?

最近盧文敏送我這批書的部分:慕容羽軍的《情天無恨》、《紅紅的魔夜》,雲碧琳的《背叛遊戲》、林蔭的《豪門孽債》和于儂儂博士的《愛人同志》。
他告訴我于儂儂博士是他的筆名之一:博士是有學問之人,于儂儂像濃情性感淑女,合起來頗有吸引力,書會賣得好些!後來我翻查了書後的廣告頁,于儂儂博士還有《兩性交流》和《情愛快遞》。從宣傳小段看,博士好像是性愛指導專家,書中不知是鹽花四濺,還是濃情小酌?

細心讀廣告頁,還有沈西城的《心魔》和馬雲的《魔手偷心》,可惜未見。

慕容羽軍的《紅紅的魔夜》即是港版的《瘦了,紅紅》,《情天無恨》即是《星心曲》(香港前衛出版社,1971),兩本都是他的力作。



(2014/10/24)

回應:

有書友在馬吉臉書貼了馬雲的《魔手偷心》書圖,也是金文圖書出品:

馬吉手頭則有雲碧琳的《背叛遊戲》,金文圖書2000年12月初版:

與老人家茶聚

昨日約了老人家夫婦下午茶,一檯人等他們來。我遠遠見老太太進來,便走出去迎她。身後十米八米見健碩的菲傭扶着撐「士的」的老先生進來。往日健步如飛的老人雙腿軟弱無力,不能站直,弓型的不停抖動,移動緩慢,彷彿要倒下來的樣子。菲傭似乎招架不住,我連忙疾步上前,一手捉着他另一邊,趨近看他。老先生喃喃自語:「跌啦,跌啦……」我加把勁拉着:「有我拉着,不跌,不會跌!」

才十步八步,我倆扶着老頭顫巍巍的移動,靠近座位時,他又喃喃說要跌了,我再次抽起他,慢慢協助他坐下來,心卻往下沉。往日每天疾步逛街三四小時的老人家,到底真是老了,近一百歲了呢。

可幸老先生坐好,穩定下來後,氣息相當不錯,外觀僅八十左右,整潔、精靈,有氣度、有教養的老先生,微笑地坐在那兒,風采依然,只是腰板已不似昔日的挺直,稍稍矮縮了。

超過一小時的茶敘後,離開時,大概吃過東西,老人家精神了很多,能以「士的」撐着,慢慢的自己行,還說要到隔鄰的勿當奴食朱古力。

看着老夫婦離開,雖然為他倆能白頭偕老,精靈能吃而高興,心裡卻湧起絲絲哀愁,有多少人能像他們般恩愛、幸運?想到在公園見到茫然地呆坐一角的老者,讓人一羹一羹地餵食,老的可怕一直盤踞心中不散。

(2016/8/25)

送書和受書的藝術

作家出了新書,非常高興,尤其是第一本書,當然興奮異常,急不及待簽贈友人,盼望朋友們與他同喜。但,他有沒有想過,朋友是否與他同一想法?

如果與作家有同一愛好的朋友,也可能有兩種看法:一是某某真犀利,居然這麼快就有書出了,真要向他學習,遲些我一定要超越他;二是,你有書出,向我示威?我必細細發掘此中錯處,奚落一番!

如果你的朋友跟本不喜歡讀你的文章,你送書給他,他會怎樣想?不收,不畀臉,讓你難受,尤其你已在書內簽了贈送給他,更難處理,只好勉強收下,帶回家去。較有修養的,束之高閣;較差的,你們一分手,隨即丟進垃圾箱裡,白費了你的心機!

然則,出了新書後,最好的方法是:不送!要想看書的人自己去買。他肯自己花錢去買,必然會看。但,這樣一來,他們又會說:有書出,身價高了,看不起人!

所以,左右做人難,書出了、送了,要有預算會在舊書店中見到你簽贈出去的書,不必難過,一樣米養百樣人,人,是最難觸摸,最難了解的動物!

(2017/7/25)

有趣的營商手法

女兒告訴我一個不是笑話的笑話:

醫生給她開了種新面世的消炎藥膏,配藥師接過單張,瞪大眼說:「這隻藥很貴!」邊說邊迅速按鍵盤,不一會驚叫:「老天,1500元!」

一千五百美元等於過萬元港幣!

藥劑師瞥了女兒一眼:「我替妳登記入去,他們有會員價,看看有多少優惠。」

女兒心道:「這麼貴的藥,千萬富豪都不會買!」還未開口拒絕,藥劑師已埋頭埋腦飛快的敲着鍵盤,忙了好一會,忽地展開笑容:「有趣!真有趣!超級大優惠,會員價:五元!」

女兒也笑起來,藥廠真會開玩笑:一千五百元的藥膏,會員價「五元」!這是那門子營商手法?須知一千五百元是本地打工仔的半個月薪金,可租一層兩房兩廳的千呎「柏文」,用來買一枝藥膏?客人早被嚇走了。

據女兒說,在美國買藥,常有這種笑話,但多是由百多元減下來的,少有像今次的那麼離譜。

由女兒的遭遇使我想起我在溫哥華遇到的一宗優惠:

那次去逛商場,在大藥房見到我長期測血糖用的試紙,在香港一般是五元一條,在該處是二十五加元一盒五十條,相當於三元港幣一條,等於打了六折。我要了一盒,藥劑師笑笑口:「我們今天長者打八折,而且還送一部價值六十元的測血糖機。」

呀,我是用一百二十港元買到了值六百元的商品。人人都識計數,是打了多少折?最有趣的是這些折扣是客人事先並不知道,到真正購買才有一份驚喜。

(2017/10/25)

沈西城:書影飄香一學人

在許定銘的《書鄉夢影》一書裏,讀到〈書是我的生命〉,提起馬國亮和《良友畫報》,回憶無窮。馬國亮廣東人,活躍於上海,是《良友畫報》第四代編輯。《良友畫報》創刊於一九二六年二月,八開本,老闆伍聯德兼任第一代總編輯,戮力拓展編務,畫報大受歡迎。後因私務繁重,編務交與周瘦鵑,周為鴛鴦蝴蝶派作家,寫小說拿手,畫報不在行,只好付託大學生梁得所。接任後,勵精圖治,大事革新,銷路上升至四萬份,發行全球,遍及華人足跡所至之所。後梁得所雄圖大志,另起爐灶,《良友》由馬國亮接任,業務雖穩,因戰亂影響,銷路回落。五四年伍聯德在香港復辦《良友》,六八年停刊,余友陳潞此時接手編務,承上海餘風,再添香港色彩,頗受士林歡迎。陳潞又名陳泰來,廣東順德人,博覽群書,精通詞學,畢生鍾情於《紅樓夢》和《金瓶梅》,專文輯錄成書,多所發明。我於八十年代初遘陳潞,年紀長於我,尊稱為陳大哥,閒時啜茗,多齒及舊文學,他屢勸我讀明清筆記以求文字簡潔而有餘韻。陳大哥長相敦厚,心意卻雜,絕不冬烘,於中國性學,所知甚豐,示我《醉翻風月鑑》、《金瓶梅演繹》,才人吐屬,言論透闢,非常人之作,作家甘豐穗奉之為不出世的大才子。

〈書是我的生命〉說到馬國亮的「生活之味精」,許定銘作如是介紹──「馬國亮說『煙、茶、糖、酒、咖啡』是生活之味精,即是平淡的生活中,若加上了這些元素,便會產生可口的滋味,使我們的生活更添姿采,生活得更愉快。羅孚說『書是生活的鹽』,即是說生活上若加上了閱讀,生活得以調劑,便不會淡而無味,豐富了生命。」馬、羅二位先生皆讀書人也,嗜書如命,許君更進一步──「不僅是我『生活的鹽』,簡直是我的生命!」這是事實,定銘早陷書鄉,一醉五十年,闡釋書影,紹介好書,無遠弗屆,輯錄成書者已有《港內的浮標》、《醉書閑話》、《醉書隨筆》、《醉書札記》等十餘部,雖是小書,有容乃大,在在體現識見博聞。《書》文短短幾百字,短小精悍,附以書影,清雅淡逸有甘香。文末又附兩組書影,皆為「生活之味精」,版本不同,內容無異,其一寫有:「定銘兄存念 俊東 二OO八年五月四日」,當為朋友餽贈。俊東即黃俊東,筆名克亮,六七十年代香港著名藏書家,他在《明報周刊》裏所寫的書畫集,當年成為我等小輩攝取五四文化營養的蜂巢,不少名不經傳的作家像聶紺弩、施蟄存、李劼人等,都係克亮一手介紹。克亮那時棲居道風山,兩椽石屋,其一是書室,藏書數千,周日有暇,克亮坐在書桌前看書,夕陽西下,意猶未闌。九十年代移民澳洲後,僅見過一面,贈我《獵書小記》一冊,長伴我側。《書鄉夢影》收文一百三十餘則,多為不知名作家,如段可情、周全平、畢樹棠、吳曙天、徐仲年者,今日識者有多少?定銘在「後記」中云──「名家很多人都知道了,他們的書毋須我在此喋喋不休,反而這些只出過三幾本書的『隱世』作家,雖也曾貢獻過一瓦一石,卻為大眾遺忘而湮滅,實在可惜,如今就讓我下點心思,把他們推給讀者們。」正是本晉書之旨。

《蘋果日報》二O一七年十月七日)

世界風景線之七:星馬

吉隆坡的雙子塔

雙子塔(Petronas Towers)在當地叫國油雙峰塔,它是國油公司的總部,同時也是馬來西亞首都吉隆坡的標誌,建於市中心繁盛的商業區內。見到它,你就會想起吉隆坡。

雙子塔是1996年建成的,這座建築宏偉的回教式大廈,是由凱撒公司設計的。它樓高452米,凡88層,是當年世界上最高的大厦。它的特色是在41和42樓,有一道兩層的高空架橋,把兩座塔連起來。兩座塔中間的這條橋,是免費提供讓旅客參觀的,只要你在樓下大堂登記即可。

雙子塔附近商業繁榮,它本身的底層就是匯集了商業、文化及遊樂為一體的綜合中心。此外,它還有一座具國際水準的交響樂大廳和包含世界各地美食的餐館,值得一嚐。到這裡遊覽,等於走進吉隆坡的心臟,可以更深入的認識這個城市。

點心黃旗高高掛

新加坡的華人佔全國人口近八成,照計已分處於全國各地,最有趣的是它也有「中國城」。新加坡的中國城叫「牛車水」,是個繁榮的商業區。華人在新加坡生活已有長久的歷史,據說自很久以前已喜歡在這裡一帶做生意,大家都習慣用牛車來運水。日子久了,「牛車水」便成了附近商業區的總稱。

現在的牛車水是新加坡的舊區,在這兒做生意的,都是歷史悠久的老字號。甚麼類型的店鋪都有,頗像我們旺角的「女人街」。其中以食店最多,圖中這間酒樓招數最出位,點心黃旗高高掛:冬菇滑雞飯、醉汁小籠包、义燒豬腸粉、三味香酥餅……遠遠就把食客吸引過去了。

鳥類的巨人──駝鳥



鴕鳥是現代鳥類中體型最大的,一般的鴕鳥高約二米,重約七十多公斤。據說某些雄鴕鳥,甚至高到三米,重達一百五十公斤哩!

鴕鳥喜生活於荒漠的草原地帶,牠是雜食性的鳥類,以植物和細小的爬行動物作食糧。鴕鳥後肢粗壯,跨出的步距可達四米以上,跑得甚快,時速竟有四十至六十公里的高速,比擅跑的羚羊和奔馬更快。鴕鳥的翼已退化,不能飛翔,但奔跑時,双翼也會張開,用來平衡身體。鴕鳥每次產卵十多枚,牠的卵也是「巨卵」,你看,一個車胎僅可放下两枚哩!鴕鳥卵重達千五克,約二十五隻雞蛋那麼重。

現在有不少人工養育的鴕鳥場,因鴕鳥肉可食,皮可製革,還可供人騎玩哩!

新加坡的標誌──魚尾獅



在新加坡,有這樣一個美麗的傳說:

古代的新加坡被稱為淡馬錫(Temasek),傳說那裡經常被一股凶猛的風暴肆虐,令當地的居民驚惶不安,生活困苦。他們便祈求神靈拯救,趕走這場風暴。某日,海面上突然湧出一隻頭像獅,尾巴像魚的海獸,這頭海獸和風暴搏鬥了很久,終於,狂風便漸漸地平息了。而這頭魚尾獅便抖抖尾,滿意地返回大海了。自此當地人便認為魚尾獅是他們的保護神。

時至今日,人們在两處地方看到的魚尾獅,是新加坡旅遊局在1964年建國時構思設計的。1972年起屹立在新加坡河口的魚尾獅約八米高,象徵這個年輕的國家所爭取得的傑出成就和巨大的變化。

另一頭37米高,神奇而英勇的魚尾獅,則神采飛揚地屹立在聖淘沙島一座23米高的小山丘上,好像在保護著新加坡一樣。它的身上披上320片魚鱗和獅鬃,都是用玻璃纖維加混凝土塑成的,它含有光導纖維,每隔幾秒便會變更顏色,美麗極了!遊覽聖淘沙島上的魚尾獅,還可乘搭獅內的升降機,到獅口內觀看新加坡南岸的景色哩!

如今,魚尾獅已成為新加坡的標誌,見到它就像見到大三巴牌坊就想起澳門一樣。

新加坡藝術中心

圖中的兩個半球體像甚麼?

菠蘿包?不!不像菠蘿包,倒有點像榴槤。不錯!是榴槤!
這座仿榴槤外型建的,是新加坡濱海藝術中心(Esplanade),構思可能來自當地盛產的榴槤,極具地方色彩。

這座位於濱海公園,佔地六公頃的藝術中心,耗資近二十六億港元,採用歐洲傳統的馬蹄形劇院設計,費了多年時間建設,至2002年10月才建成開幕。

裡面有可容納二千觀眾的劇院,可供一千六百多人共同欣賞的音樂廳外,還有小劇場、音樂室和一棟三層高的濱海購物商場。商場的三樓,有間佔地二千三百平方米的濱海表演藝術圖書館,專門收集有關音樂、舞蹈、戲劇和電影的書籍,資料非常豐富。

中心的玻璃屋頂像個大燈籠,入夜後,燈光透射而出,為河畔增添不少色彩。濱海藝術中心建築工程之浩大,構圖的獨特,足可與悉尼的歌劇院分庭抗禮。

嘩,巨人吃的榴槤!

嘩,這麼大的榴槤,是給巨人吃的?當然不是!這是新加坡旅遊勝地聖淘沙(Sentosa)島上,一個公園裡的裝飾榴槤。你對這被稱為「果王」的榴槤有多少認識?

榴槤是亞熱帶地區的奇果,它的樹是高約二、三十米的常綠喬木,樹冠彷彿一頂遮蔭巨傘。果實有小籃球般大小,外殼長滿硬刺,像一隻大刺猬。榴槤打開後會發出異味,有些人會覺得它「奇臭難抵」,外國有些酒店甚至禁止客人携帶榴槤入住。但愛吃榴槤的人,卻認為那種味道甚香,聞到即垂涎欲滴了。

話說明朝的鄭和下西洋時,士兵們試過榴槤以後,人人甘之如飴,必日日食之而後快,甚至「留連」忘返,「榴槤」因此得名。

榴槤有百多品種,極品叫「長柄榴槤」,深受好此道者歡迎。既談「果王」榴槤,順帶一提「果后」山竺,據說先吃榴槤,再吃山竺,會感到特別清涼爽口,不妨一試。

世界風景線之六:澳洲

去看尖石林

從西澳洲的大城市柏斯往北,驅車四小時到南堡國家公園(Nambung National Park)去。到這個公園來,所有遊客的目的都是遊覽公園內,被稱為「皮納克魯斯」(The Pinnacles)的熱帶沙漠石林。原來遠古時代這兒是海邊一塊含貝質的巨大石灰岩層,由於長年在含二氧化碳的流水侵蝕及經風化後,岩層的石縫逐漸擴闊,最後變成無數奇形怪狀的石柱群。高度由一米至十米不等的石柱群,彷如一組藝術品,有的像古塔,有的像仙人掌,有的像蘑菇,有的像樹林、竹叢……成千上萬的石柱群綿延整個黄澄澄的沙漠,充滿原始的神秘感,遊客均嘆為觀止。

我們去的那天,罕有地碰上大雷雨,天色陰暗以外還不停閃電。從北半球老遠的來到這裡,沒理由不冒雨一遊的,團友們紛紛撐了雨傘,冒着濕身的危險,跑到雨中取景拍照。

我從旅遊書或網上看到的尖石林,是一支支插在黃土上,奇形怪狀的石柱,但如今透過雨幕遠眺,尖石林卻躲在茫茫煙雨裡,鮮黃炙熱的沙漠變得灰暗,算是難得一見的景象。再拉近鏡,讓大家細看這些怪石。

遊南堡國家公園另一個節目是「滑沙」。沙漠常會被逛風吹成沙丘或沙谷,玩「滑沙」是驅車去到沙丘頂,用滑板墊着坐,用手撥沙向下,墜勢形成,便着滑梯一樣急促衝下去……,到處是沙,即使翻倒了也不會受傷,最多是一頭一臉沙!

波浪岩

東向距柏斯三十餘公里,人口不足500的海頓(Hyden)附近有一塊被稱為波浪岩(Wave Rock)的天然巨石。此石高15米,長達110米,其勢彷如一個突然湧至的巨浪,不知何故卻被冷卻凝固了。

為甚麼這塊巨石會形成如此詭異的形態?

地質學家告訴我們,原來這塊大石已有27億年的歷史,無數世紀以來,它不斷受到雨水的沖刷和侵蝕,因而出現了很多深淺的坑紋,而這些坑紋正好呈現出不同的凹凸間色,看起來似排山倒海而來的巨浪,扣人心弦。

波浪岩原來只是塊不被人注意的怪石,直到1963年,攝影師Jay Hodges拍了波浪岩的特寫,參加在美國紐約舉行的國際攝影大賽奪魁,並得《國家地理雜誌》﹙National Geographic Magazine﹚推許,波浪岩一舉成名,成為世界上着名的景點。每年親自來感受:人在「巨浪」底及攀上浪頂樂趣的,着實不少。

波浪岩側有一處不太陡峭的小斜坡,遊客可小心沿斜坡爬上岩頂。啊,那又是另一番景象:附近的小丘,遠處的樹叢、原野,遼闊的大地,都一覽無遺。可惜的是這兒雨水不足,樹們不似想像中的綠,看到的黃灰色泥土要比綠樹更多。

遊客見到波浪岩,除了驚訝大自然之趣怪,人人搶先拍照留念,這兒的兩張照片是從不同的方向拍攝的,大家可慢慢欣賞。

狗頭石

西澳洲是人口稀少的省份,超過一百萬人的城市就只有省會柏斯,柏斯南面的地方總稱「大南方」,而大南方中,人口最多,商業最繁盛的,要數印度洋岸邊的度假勝地,聚居了三萬人的奧巴尼﹙Albany﹚。

奧巴尼是個美麗的域市,景點甚多,最有趣的,是位於市中心大街路邊的狗頭石﹙Dog Rock﹚。這塊狗頭石一直流傳着神話式的故事,說是若干年到某家人養了頭忠心的大狗,一次在主人遇難時,大狗為救主人而犧牲,後來牠的頭便化成巨石云云。十九世紀奧巴尼初建市時,這狗頭石經已受居民重視,不僅專為它開闢馬路,方便遊人參觀,更在狗的頸項繪上狗鍊,使狗頭石更為神似。如今在狗頭石附近已定名為「狗頭區」,有購物中心、餐廳和酒店,成為繁榮的商業區了。

奧巴尼的天然石橋

奧巴尼最着名的景點是位於最南端印度洋岬角上的天然石橋。這個岬角的海風極強,經常達風速100里以上。強風巨浪長年拍打岩岸,在岸邊形成不少巨石峽和一度石橋。這度天然石橋非常巨大,照如今的比例看,一個成人站在橋上的話,頂多半個照片右下角的日期數字那麼大。這兒的風非常大,遊人得要牽着手或握着欄杆之類,否則一個不小心,人也被吹走。

1978年曾有一個遊客走到石橋上拍照,不幸被強風吹走,掉到橋下大海的漩渦裡,幸好一隊捕鯨船經過,打撈了幾小時才把他救起,真是幸運!自此,石橋前築了鐵網,禁止遊客攀爬,只可遠遠拍照了。

空中走廊



在大南方小鎮丹麥﹙Denmark﹚附近的巨樹谷﹙Valley Of The Giants﹚,長滿了參天巨樹。這種叫加利﹙Karri﹚的巨樹,據說有好幾千年樹齡,大都長到40-60米高,旅客站在樹下,完全看不到樹頂。當地旅遊局在1996年便設計了這條400米長的空中走廊,讓遊人能在樹頂間漫步,近距離接觸這種千年古樹,深入地了解「古樹帝國」內的生態。

遊完空中走廊,遊人更可走進谷內,親自領略那些粗壯的樹幹。

加利的樹幹很粗壯,長年累月受大自然的磨蝕,不少樹幹底部被侵蝕了形成樹洞,我大字型的站在那兒,也觸摸不到樹洞的兩端。

記不起在那兒聽過,說是有些巨型樹幹洞可以行車,這洞雖不至此,但一點也不弱。

高空上的樹屋

走在「古樹帝國」的巨樹叢中,忽然見到大樹與大樹間竟有高空䢖的樹屋。導遊說這種高空樹屋是那年代的瞭望臺,部落年代的族人往往在大樹頂䢖瞭望臺,派人放哨,以防敵人來襲。

䢖有瞭望臺的大樹樹幹,低層多用鐵枝每隔一距離插進樹幹作樓梯,一步步攀登而上,團友們多試爬幾級。

世界風景線之五:澳洲

乘熱氣球漫遊



到澳洲開恩玆(Cairns)旅行,最精采的節目是去大堡礁看珊瑚和乘熱氣球遨遊天際。

乘熱氣球要早上四時半起床,五點就出發,乘個把小時車,到空曠的高原地帶,趁太陽還未出來,就升空遊玩了。

每個熱氣球都要工作人員先在它下面燃燒產生熱氣,到熱氣充滿了,氣球便「站」起來,乘客們迅速地爬進氣球下的大籃內。工作人員拋開固定氣球的繩纜,氣球就徐徐上升了。

氣球上升到三幾百呎高,隨風慢慢飄浮,大地上的一切,都變得非常渺少。駕駛員一面控制它的速度和方向,一面用無線電話和地面上駕著車追蹤氣球的另一組人員聯絡,商討到何處降落。在天際漫遊了半小時,再回到地面時,太陽還沒露面哩!

氣球每次升空可載二十人,你用那小小的籃子和大汽球比比,再估計一下氣球有多大?那起碼有十層樓高哩!試想想:十個八個那麼巨大的氣球排著隊升空,同在天空中飄浮,多壯觀啊!

悉尼歌劇院的故事

悉尼歌劇院(Sydney Opera House)是丹麥建築設計師J.烏特在1956年構思的,當時澳洲政府向海外徵集悉尼歌劇院的設計方案,烏特的設計擊敗了二百三十一個競爭對手脫穎而出奪魁。可惜歌劇院的建築工程波折重重,始終未能就撥款問題與當局達成共識。烏特只好退出這個計劃,從此再也沒有踏足澳洲。最後,歌劇院終於在1973年完成,並由英女皇伊利莎伯二世主持開幕禮。

遠看像揚起風帆出海的悉尼歌劇院,它的外牆是圓拱形的,那是由一百萬塊從瑞典運來的瓦片建成的,總重量達158,000公噸。歌劇院內部是仿照歌德式設計,全部用法國彩色玻璃併砌而成,總面積超過6,200平方米。整座歌劇院可分為兩部分:第一部分是可容納一千五百人的劇院,第二部分是可供2700人入座的音樂廳。除了劇院外,還設有錄音室、電影室及音樂廳。音樂廳內,還有一座南半球最大的管風琴。

音樂廳附近有貝尼隆餐廳,遊客除了可品嚐餐廳的美食外,還可以在這裏欣賞哈伯橋和環堤的風景。

可供攀爬的海港大橋

悉尼的海港大橋(Sydney Harbour Bridge)經常會和歌劇院同時被人提及,因兩座偉大的建築物都同在港灣內。

海港大橋由港灣一邊的Dawes Point伸展到另一邊的Milsons Point,將悉尼的南北兩岸連成一氣。這條大橋離海面高134米,長502米,寬48.8米,重52800噸,於1923年開始興建,直到1932年才竣工,是悉尼最偉大的建築物之一。

海港大橋是一條可行車、漫步及参觀其博物館的大橋。最特別之處是它還可供攀爬呢,只要你参加它的攀爬團,便會有導賞人員帶著你拾級而上,慢慢爬到百多米高的橋頂,讓你欣賞整個悉尼的美景。如果你細心看,橋頂有兩支旗的地方,可能會看到一些微細的黑點,那些就是攀橋的遊人了。

整天在睡的「樹熊」

樹熊也是澳洲獨有的小動物,牠一般只有五十厘米高,重約四、五千克。

樹熊也是有袋動物,牠們喜歡在桉樹上生活,以吃桉樹的葉子為生。雖然澳洲的桉樹有300種,但樹熊只愛吃玫瑰桉、甘露桉、斑桉……等12種。因為桉樹含有桉樹腦、水茴和香萜,故此,吃得桉葉多的樹熊,總會散發出一股桉樹的香氣。也因為桉葉含水量高,吃桉葉的樹熊已有足夠的水份,是極少數的不飲水動物。

樹熊四肢粗壯,尖爪甚銳利,善於抓著樹身,即使睡熟了,也不會掉下樹來。牠們白天總愛睡覺,晚間才活動。樹熊性溫順,甚少咬人,小朋友多愛抱著牠拍照哩!

土製樂器Didgeridoo




你知道圖中的澳洲土著在幹甚麼嗎?

原來他正在作音樂表演。他手執的約一米長的木棍,是當地土著的樂器,叫做Didgeridoo。這具樂器製作非常簡單,先選好適合的樹木,把它放在白蟻巢中,讓牠們把木頭中蛀穿,再經打磨,髹上各種不同的構圖色彩即成。

這麼簡單的、平平無奇的樂器,到了土著手中,在他們一吸一啜之間,便奏出了柔和悅耳的傳统音樂,真神奇!

漂亮的回力鏢

圖中這些色彩斑斕的回力鏢,原是澳洲土著的武器或狩獵工具,它們不論大小,據說都以很特別的角度製成。土人以熟練的技巧擲出回力鏢,往往都能順利中的,或者轉一圈即回到擲出者的手中。

你千萬別以為很容易,我試了幾次,都是一去無回頭。土著師傅說,擲回力鏢要講角度,要講力度,還要眼到、手到、力到,決不是一下子就能學懂的。
學不會擲回力鏢,買一個回家當裝飾品,倒是不錯的。

原名「不知道」的袋鼠

十八世紀末,當庫克船長(Captain Cook)初登陸澳洲時,驚訝於他未見過的袋鼠,便問當地土人那是甚麼,土人答「堪格魯」(Kangaroo),原是「不知道」的意思,但庫克船長當然不懂那種土語,於是,袋鼠的土語發音,就成了牠的名字。

澳洲的有袋動物有百多種,單是袋鼠也有:大袋鼠、赤袋鼠、樹袋鼠、鼠袋鼠……等四十種。牠們的大小不一,最大的大袋鼠,站起來超過兩米,連尾巴也有一米長,體重達一百千克。但鼠袋鼠就小得多,僅有半米高而己。

袋鼠的前肢細小,但後肢却很粗壯,利於跳躍,二三米的障礙物,或五六米的小河,均可一躍而過。牠的尾巴特別壯大,跳躍時可用來平身體,靜止時則和雙腿鼎立,支撐全身,站得更穩。

袋鼠多數每胎一隻,出生後就躲在母親的袋裡生活,直到成長才離開媽媽,獨立活動。袋鼠性溫馴,不怕人,圖中的婦人餵牠吃東西,一點也不害羞哩!

乘軍車遊熱帶雨林

到澳洲的開恩玆(Cairns),除了去大堡礁潛水和乘熱氣球外,最刺激的玩意,便是去遊熱帶雨林基地。庫連達熱帶雨林(Kuranda Rainforestation)是本地著名的旅遊景點,超過40頃的熱帶雨林,長年被緊密的樹木遮罩著,植物群重重叠叠的互相爭著向外生長,在全年平均雨量2.5米的孕育下,這裡長滿了高聳入雲,不知年的大樹和棕櫚樹,甚至有超過一億萬年的羊齒科植物……

遊熱帶雨林,乘坐的是圖中所見的水陸軍車(Army Duck)。這種軍車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1942年首用的,它真的是水陸兩用的,在陸地上每小時車速為50里,在水中每小時可航行6海浬。乘著戰車穿林落湖,聽司機導遊介紹各種熱帶雨林動植物生態,得益不少哩!

全世界最巨大的單一岩石

網上圖片

在澳洲北部地區烏魯奴國家公園﹙Uluru National Park﹚內,有一塊全世界最巨大的單一岩石艾爾斯岩﹙Ayers Rock﹚,這塊超級巨岩地面高度為348公尺,若圍著它轉一圈,足有九公里。從直升機上俯瞰,艾爾斯岩像一艘停泊於浩瀚沙海中的航空母艦。

原住民稱艾爾斯岩為烏魯奴石﹙Uluru﹚,居於附近的原住民在四萬年前己視它為神聖的石塊,是祖先神靈的象徵。在巨石的洞穴內,留下不少傳說的岩畫。1873年,歐洲探險家艾爾斯在北澳進行考察時發現此石,並以自己名字命名公之於世。1987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世界遺產。時至今日,艾爾斯岩已成為遊澳洲必到之地,每年遊客超過50萬,為當地帶來龐大的經濟效益。

艾爾斯岩是塊光滑的巨石,最神奇之處是它會隨著天氣變化而改變顏色,據說它會有七種變化,以圖中的橙紅色最好看。遊艾爾斯岩最好逗留一兩天,看它色彩的變化外,還可攀上岩頂,領略大自然的神祕。

世界風景線之四:美國

洛克斐勒中心的廣場

洛克斐勒中心(Rockefeller Center)是紐約市曼哈頓區一個大型的商業中心,也是遊紐約必到之處。那兒商業繁盛,遊人眾多,很多街頭藝術家都會在此表演:站在街角紋風不動的小丑,一個人玩幾種樂器的音樂家,穿上高蹺的舞者……令人目不暇給。

其中Lower Plaza是遊客最歡迎的取景點。廣場中心的主角,是希臘神話中,為人類盜取聖火的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底金色塑像,他背後的台階上插滿了世界各國的國旗,表明該處是個國際性的聚會點。色彩鮮艷的旗幟在烈日下隨風飄揚,煞是好看。廣場在夏天時有花式極美觀的噴水池,到冬天則改成溜冰場,尤其它的聖誕燈飾,設計別具風格,遠近馳名。

在廣場的空地上,撐上五彩繽紛的太陽傘及餐桌,客人在此美好的環境下進餐,食慾大增哩!

扭曲的手槍

圖中這件雕塑是甚麼?

不錯,你猜對了,那是一把手槍!

你立即會疑惑,手槍為何會扭曲了?這樣的手槍還可發射?

當然,那不是用來發射的,那只是一件藝術品。

「扭曲的手槍」是擺放在紐約聯合國總部門外的雕塑。你立即會想到:聯合國的精神──和平。

要世界和平,最好把武器都「扭曲」了!

《無條件投降》




聖地牙哥( San Diego)是洛杉磯南方約一小時車程的著名軍港,除了實際的用途,她還有展覽航母的碼頭,長期泊在岸邊的是中途島航母,而最有趣的是岸邊公園裡卻矗立著八、九米高的彩色雕塑《無條件投降》。

《無條件投降》的原型是著名的「勝利之吻」。

1945年8月,日本無條件投降,消息很快就傳到紐約,市民紛紛走到街頭歡呼慶祝。一名水兵興奮之餘,擁抱了身邊的女護士親吻。其時,著名攝影師阿尔弗雷德.艾森施泰特抓緊機會把這個場面記錄下來,把照片取名「勝利之吻」,成了舉世知名的作品。

六十年後的2005年,根據「勝利之吻」製成的彩色雕塑首次在紐約原地時代廣場展出,還得到當年的女主角伊迪絲揭幕。

聖地牙哥的同樣雕塑換了名稱,卻比時代廣場的大得多。

黃石公園的噴泉



位於美國懷俄明州(Wyoming)的黃石公園(Yellow Stone)非常大,佔地九千平方公里,早在1872年已被指定為國家公園。公園內大多地方保持著原始風貌,它有廣大的森林、湖泊、大峽谷和野生的動物群。遊覽黃石公園,最受歡迎的是那些定時噴泉。

地球的內部滿是熾熱的岩漿,當地面的水滲入到岩漿的表面時,便會沸騰及化成熱氣,衝向地殼較薄的地方,穿射上空中形成噴泉。黃石公園正處於地殼很薄的地帶,這種間歇性的噴泉很多,其中最出名的是老忠心噴泉(Old Faithful)。

老忠心噴泉非常準時,它大約45或90分鐘就噴射一次,將四萬噸的熱水噴射上40-60米的高空,歷時五分鐘,非常壯觀。圍觀、等待已久的人群,個個鼓掌歡呼。

在美國的荷蘭城



你知道照片中的女士站在甚麼前嗎?

仔細點看,原來是「荷蘭木屐」!如果不是親眼見到,怎想到荷蘭木屐原來色彩那麼鮮艷奪目,構圖那麼精緻!

荷蘭木屐是荷蘭人獨有的藝術品,是用一塊實木精心雕成的。那麼,這兒一定是荷蘭了。不!你猜錯啦!原來在美國密玆根州(Michigan)的大湖岸有一個荷蘭城(Holland),城北有處叫荷蘭村(Dutch Village)的地方,是以荷蘭風格建成的旅遊勝地。

荷蘭村內有運河、風車、花園、商店、餐廳、遊樂設施,全部都是荷蘭式的。廣場上,不時有荷蘭土風舞表演,和具民族特色的比賽。博物館內有工匠表演即時雕製荷蘭木屐,最有趣的,是用於十八世紀時的吊磅,是整個人站到磅裡去秤的。

美國是多民族國家,大部分民族都喜歡聚居一處,或是建些如「荷蘭村」這樣的中心,大抵都是:去國雖遠而心懷故土,不肯忘本吧!

乾燥炎熱的棕櫚泉



棕櫚泉(Palm Spring)是距洛杉磯東北面百餘公里的沙漠綠洲,駕車沿10號公路一小時即到。此城天氣冬冷夏熱,乾燥異常。這樣的小城,本無吸引力,可幸附近有間賭場,「爛賭二」不用駕四小時車去拉斯維加斯。

其實,最吸引人的,還是那兒有間達百多商戶,全加州最大的沙漠Outlet,無論你何時去,保證人山人海。美國的Outlet是大廠商散貨的特定點,香港叫「開倉」,大陸叫「大賣場」,商品均以廉價出售套現,很受歡迎。

我們去棕櫚泉,常在天氣很熱的日子,氣温一般在100度華氏左右,從這兩張照片,你可以看到餐廳不停向人行道噴出濕氣,降温且調節濕度,可見其乾熱的厲害!

金門橋下的要塞堡

遊三藩市一定會去看金門橋,逛橋畔的名勝,卻很少人去過橋下灣邊的要塞堡(Fort Point)。要塞堡是一座三層高的軍事堡壘,十九世紀時建於金門橋底,地勢險要,是三藩市灣的要塞。

此堡壘如今己失去軍事價值,但仍保留一切,不僅有穿著當年軍服的軍人駐守,還有十九世紀的槍炮,和穿著當時流行「闊傘裙」的女士出入,完全是百多年前的模樣。

遊要塞堡,除了可以了解到上两個世紀,軍事重地的實際情況,你還可以親手觸模當時的槍炮,看軍人集隊操練,上開炮學習課,了解他們簽名出糧時的情形哩!

要塞堡內也有商店,販賣旅遊和當地歷史書籍外,還有當年軍人的零食。不妨嚐嚐百多年前食物的口味,看是否合你胃口!

遊要塞堡記得要穿多件外衣,因地處金門橋底,面對太平洋,風大而冷。我們去的那次是炎夏的八月,天氣也異常寒冷,請看守門的兩個大兵,在八月天也穿絨大衣,其冷可知!

看守要塞堡的那隊軍人,在特定的時間會列陣排隊,讓遊人觀看他們的表演。

今次軍隊們原來表演「排隊出糧」,輪住到隊長面前出糧簽名。